用和谐文化引领生活

作者:邓伟志


    生活,不只是指物质生活,还包括精神生活。君不见,前些时候有些人口袋里鼓鼓的,脑袋里瘪瘪的。过去,人们只讲“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殊不知还有更重要的一条,叫做“无文不高”。没有理论,没有文化,在经济上就没有战略,没有后劲。经济是改善生活的前提条件,而文化才是生活的灵魂。物质是外在的,文化是内在的。精神境界高了,就是物质条件相对差一点,也会感到充实。家庭关系亲密、人际关系和谐了,心情就会觉得舒畅。

    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和谐的生活是人类的最佳生活方式。有人把“和谐”的“和”,解释为有“口”是吃饭的,有饭吃就“和”。这是戏言,不是词源意义上的解释。“和”源于“龢”。“龢”有三个“口”。假若是吃饭的“口”,何必要用三个?谁见过用三张嘴吃饭的人?任何人吃东西都只用一个“口”。可见,三个“口”不是用来吃的。三个“口”是什么?三个“口”是编钟的象征,是音乐。那就是说,造“龢”字的人们认为听听音乐就能“龢”。那“龢”字下面“册”是什么意思?“册”就明显了,是线装书。那就是说,在古人眼里,读读书就能“龢”。听听音乐,读读书,归纳起来,就是有文化就能“和”。大家常引用孔子的“和而不同”。其实,在“和而不同”前面还有“君子”二字。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孔子认为有文化的人尽管在学术上有分歧,可在人际关系上是和谐的。

    和谐社会是要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相处。而和谐相处首先要文化认同。文化认同是凝聚的磁石。因此,和谐的生活需要有以崇尚和谐为轴心的理想、信仰、道德、价值取向,一句话:需要和谐文化。

    在文化领域中,理论是第一位的。刚才说的“文化认同”,主要是指“认理”。“道不同,不相为谋”嘛!隔行如隔山,但是,隔行不隔“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不闻大论,则志不坚;不听至言,则心不固。”坚,固,是指坚定性。有理论的人,不怕那片言只语,不会东倒西歪, 不会忽左忽右,也不会畏首畏尾。理论是高度,理论是气质,理论是胸怀,理论是做人的指南,理论是致富的无形资产。

    作为和谐社会指导的科学发展观,之所以是科学的,全在于它是唯物辩证的。科学发展观是辩证发展观。协调各方,就是要辩证地处理各方关系。换句话说,发展是哲学指导下的发展。哲学是科学之王,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制高点。哲学是聪明学。

    这些年有藐视辩证法的倾向,以至于形而上学猖獗。过去有把辩证法当变戏法的庸俗现象,但是,我们今天也不可矫枉过正。要知道,藐视辩证法是要受到惩罚的。现在在增长与环保的关系上,长远与当前的关系上暴露出很多问题,就是辩证法在惩罚我们。

    因此,咱百姓要尊重哲学社会科学理论,要尊重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家,同时,还要学习理论,运用理论,争取做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家。我相信,中国一定会出一批工人哲学家、农民社会科学家。

    我祝愿大家“做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家”。这不是恭维,不是溢美,不是心想事成。我一直认为中国未来的莎士比亚正生活在千百万农民工之中。他们是社会的根。他们的阅历是一部大书。莎士比亚的好多书是写农民工的。莎士比亚本人就是农民工,还是偷过人家东西的农民工。他是从一个在剧场打杂的勤杂工成长为大剧作家的。我不相信在一亿农民工当中就没有比得上莎翁的,绝对不相信!

    1845年一位哲人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形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解释世界的与改变世界的应当合流。解释不了世界还谈什么改变世界?不参与改变世界,如何把世界解释清楚?没有解释的改变是盲目的改变。对改变世界无用的解释不能认为是高水平的解释。解释是为了改变,在改变中深化解释。解释世界者应当向改变世界者学习,改变世界者应当向解释世界者请教。

    (摘自《解放日报》2007年9月23日   邓伟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