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实事求是的调查研究方法——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

作者:谢昌余


    周恩来没有留下专门论述调查研究的著作,甚至连专门论述调查研究的文章也不多见。但从他留下大量的生动的脚踏实地的调查研究的实践活动中,我们却不难发现,周恩来调查研究思想蕴含着丰富的内容。其中,实事求是的调查研究方法更具有鲜明的特色。时至今日,仍然具有极大的实用价值。

    一、确定调查研究的对象要从实际出发

    由于矛盾特殊性的客观存在,不同地区、同一地区的不同发展阶段,其工作重点是不同的。这就决定了确定调查研究的对象应该从当地实际出发。1965年,北方八省区(指东至辽宁,西至陕西,北至内蒙,南至山东、河南的一片广大地区)的旱情十分严重。根据气象预报分析,1966年的旱象仍大部分集中在这里,而且有可能连续旱两三年。加之,从历史上看,这个地区也是常常连续大旱数年。由此,周恩来将抗旱保畜、争取丰收作为这个地区的调查研究的重点。然而,此时,作为贯彻八届十中全会关于“阶级斗争天天讲”理论的重大战略性行动——“四清”运动已在全国展开。农村的“四清”运动也正以很大的声势迅速发展,各地负责人都以相当多的精力投入这个运动。针对这种状况,周恩来强调不要光搞“四清”而误了生产。他说,阶级调查搞上十天半月就行了。他批评一个负责干部蹲在一个地方搞阶级调查,半年没有搞完,结果把别的工作都耽误了。而对于天津市委书记万晓塘带头到农村基层做调查研究,抓抗旱、抓农业的做法,周恩来则作了充分肯定和给予表扬。今天看来,这种从实际情况出发,确定调查研究对象的做法,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二、深入群众,实地调查

    深入群众,实地调查是周恩来获取真实情况的一个科学方法。身为大国总理,周恩来政务繁忙,但他总是时时实践着深入群众这一原则。为了解决北京市民乘车难的问题,周恩来亲自乘坐公交车。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周恩来和普通乘客一样,手握吊环,站在中间,和他们亲切地攀谈,了解他们的工作单位和居住地方,询问他们每天上下班需要多少时间。留下了一段“夜乘公交车,调查北京市民乘车难”的佳话。在武安县伯延公社,周恩来走访了几十户贫下中农家庭,了解群众的生产、生活和身体情况,和他们同吃一锅玉米面糊。在邢台地震中心,余震一天要发生好多次,但周恩来全然不顾。他跨越一条条一尺多宽的地面裂缝,穿过一道道随时都可能倒塌的断壁残垣。哪里有受灾的群众,哪里就有他伟大的身影,哪里就有他亲切的话语。他鼓励灾区人民“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发展生产,重建家园”,并嘱咐地震工作者一定要加强地震预测研究。当接到“跃进号”远洋货轮被鱼雷击中而沉没的报告,周恩来立即决定成立专门小组调查事故原因。他特意约见“跃进号”脱险的船长和大副等几位船员,听他们谈遇难经过。他亲自到上海,看望参加打捞的人员。他深入潜水员的试验场地,透过玻璃窗口,观察潜水员的变化,不时地拿起联通罐内的电话,与潜水员通话,问他们的反应。他还亲自登上东海舰队的舰艇,察看出海调查的编队,听取关于打捞船只性能的汇报,对出海行动作了周密的部署。出海调查的结果是“跃进号”驶离航道,触礁沉没,从而否定了为鱼雷击沉的假设。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了解民意,掌握真实情况,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周恩来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到群众中去,调查研究,事必躬亲。祖国的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处处留下了他的足迹。

    三、鼓励群众说真话

    调查研究是为了摸清、掌握客观事物的真实情况,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关键就在于能否听到群众的真话。(群众有时也说假话,这由多种原因决定,本文不作讨论。)周恩来就是通过鼓励群众说真话来获取真实情况的。

    1961年,周恩来深入邯郸农村调查。然而,在极左思潮笼罩下,农民群众不敢说真话。为了摸清农村真实情况,周恩来鼓励社员群众说真话。在伯延召开的最初的一次座谈会上,通过启发,一位年近五旬、衣着俭朴,名叫张二廷的社员站了起来。他冲着周恩来,带着怨气说:“这两年生活一年不如一年。”又说:“如果再吃大锅饭,再过两年,恐怕你们也会俄死……”他将伯延公社遭受的灾情和公共食堂等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如实地道了出来。在场的人听了,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坐在周恩来身边的地委干部悄声说:“这个人是个落后分子。”此时,周恩来却表情严肃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样看不对,这个社员说的是真理,一个农民把我们看作他自己的人才会说这样的话,这是一针见血的话。”[1]会后,周恩来亲自登门拜访张二廷,这是随行的地委领导没有想到的。从张二廷这里,周恩来听到了不少农民的心里话。由于听到真话,摸清了农村真实情况,使得邯郸农村调查所取得的成果为中共中央制定“六十条”修正草案,解决农村的困难,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四、及时解决调查研究中发现的问题

    调查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但并不就是说解决所有问题都一定要在调查研究结束之后。实际上,调查研究过程中发现的一些问题是应该而且是能够得到解决的。对待这些问题,周恩来就及时地加以解决。可以说,周恩来的很多工作,就是调查研究和解决问题的统一过程。

    1961年邯郸农村调查时,周恩来发现,有三户不愿意吃食堂的老贫农,劳动都很积极,思想品质很好,都自家做饭,但每天出工比吃食堂的人都去得早。(笔者注:原来宣传举办公共食堂有八大好处,其中第一条就是:吃饭时间一致了,社员出工、开会和学习都不再互相等待了,可以节省出许多劳动力用于生产。)由此,周恩来对食堂是不是还要办下去的问题,开始产生怀疑。随着调查研究的深入,他又发现,不少社员对公共食堂很不满。于是他提出找一个食堂进行试点,宣布自愿加入食堂,不愿入的可以把粮食领回去。结果,试点的胜利街大队第一小队宣布这个决定后,除了炊事员外,其余的社员全都退出了食堂。在挨家挨户了解群众意见和多次召开干部、群众座谈会后,周恩来坚决主张解散食堂。在给毛泽东的电话汇报中,他说:“绝大多数甚至于全体社员,包括妇女和单身汉在内,都愿意回家做饭。”[2](P315)为了有步骤地解散食堂,周恩来还要求各级干部做好九项工作:房屋问题,炉具问题,粮食加工问题,菜地问题,油盐问题,拉煤问题,老弱孤寡挑水问题,农村工作人员吃饭问题,算帐问题。公共食堂的解散,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公社化以来农村中人与人之间的平均主义问题,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恢复农业生产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由上可见,贯穿于周恩来调查研究方法中的精神实质就是实事求是。

    人们往往认为,通过调查研究就可以达到主观和客观的相符合,调查研究就是实事求是。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跃进期间,上至毛泽东,下至县委书记,是下基层最多的年份之一。当时很多部的部长都到基层去了,以至周恩来下令每个部必须留一个部级干部看家,免得中央有急事找不到人。”[3]但奇怪的是,如此规模之大的调查研究,得到的信息几乎都是远离客观事实甚至和实际情况反差极大。毛泽东在调查研究中居然产生了“粮食多了怎么办”的忧思。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国科学院还承担了研究这一课题的任务。党和国家有不少领导人也对大跃进运动中的许多假话深信不疑。事实说明,调查研究也有个是否遵循实事求是原则的问题。只有坚持实事求是地搞调查研究,主观才能符合客观,从而才能制定出正确的政策,达到解决实际问题的目的。反之则相反。正是出于对大跃进运动失败的思考,周恩来将实事求是作为调查研究的一个首要条件提了出来。1961年3月19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中南、华北小组会上,他毫不掩饰地指出:“进城以后,特别是这几年来,我们调查研究较少,实事求是也差。因而‘五风’刮起来就不容易一下子得到纠正。”[2](P313)由此,他将实事求是刻意地加以强调:“进行调查研究,必须实事求是。”[2](P313)他还说:“我们下去调查,必须对事物进行分析、综合和比较。事物总存在内在的矛盾,要分清主次;总有几个侧面,要进行解剖。各人所处的环境总有局限性,要从多方面观察问题;一个人的认识总是有限的,要多听不同意见,这样才有利于综合。事物总是发展的,有进步和落后,有一般和特殊,有真和假,要进行比较,才能看透。”[2](P313-314)从确定调查研究的对象要从实际出发,到深入群众,实地调查,鼓励群众说真话,直至及时解决调查研究中发现的问题,无不充分地体现了周恩来调查研究思想的实事求是精神。正是因为周恩来坚持实事求是这一根本原则,从而使得他所使用的调查研究方法不仅具有科学性,而且具有实用性,即能够达到摸清被调查对象的真实情况。这就为解决实际问题制定正确的对策提供了客观依据。

    周恩来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永远成了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之一。贯穿于他调查研究工作之中的实事求是方法,永远是一笔挖掘不尽的精神财富。

    谨以此文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周恩来传[M].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1591.

    [2] 周恩来选集:下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3] 张素华. 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M].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84.